Ripple Effects

*去年还是今年参本的文…整理硬盘的时候发现啦就丢上来

*糟糕,似乎又是一个刀子//二期五话衍生


Ripple Effects


>奈亚相关

>文/椋骸  


“即使只是微不足道的涟漪,漾开后也会在心底留下不可磨灭的痕迹。”


#

世界是透明的。

似乎所有的介质都凝结在他所驻足的一点,尽管强烈的对比泾渭分明。过度的反差让他不适的皱眉,微微蜷紧的双手和没有迈出的脚步昭告着警惕的事实。

逐渐过渡为黑白色,就连他的存在也被摩擦至模糊不清,二维三维四维迅速构筑,林立的建筑无声默片般浮现在四周,沉默却喧嚣着...

为止 <上>

*师生paro
*傻白甜


《为止》上

>优米相关
>文/椋骸


“为一个人做一些值得的事。”


#

已经步入盛夏,街上季节更迭所留下的痕迹也愈发分明。夹道的树木郁郁葱葱,日光在缝隙间旋转跳落,留下一地斑驳的树影。即使接近黄昏,热度依然没有下降的趋势。或许是因为几日没有下雨,空气干燥的榨不出一点水分,正午完全暴露在灼烧之下的地面更是烫的可以。百夜优一郎穿着长袖衬衫站在站牌前等车的身影引得路人频频侧目,形成一道独特的风景线。

百夜米迦尔也在侧着头看他,担心层面上的。感受到学生的视线,优投过去一个疑问的眼神,米迦抿了抿唇,摇了摇头表...

冬起

“答案很长,我将用一生去回答你。”


《冬起》


>奈亚相关
 >文/椋骸


#

初冬在气候转凉时翩然而至。

即使比不上最寒冷的时候,戴着保暖度适中的耳罩和手套还是忍不住呵气,他在热度丧失之前捂在脸颊上藉以取暖,却被手套上冰凉的触感冻的打了个寒噤。

——亚特从警署大门出来后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幅景象。

“等了很久吗?”他快走几步到了奈斯身边,低声问道。

“…也没有,委托完成后就来了。”

果然等了很久啊。昨天明明有告诉这个人自己可以开车去的不用来接,可今天奈斯还是执意来了,连着那份迫不及待的雀跃一起,在十二月清冷的空气中...

千瓣玫瑰

《睡莲病》亚特视角衍生番外
感谢弓短让我使用这个设定

>奈亚相关
>文/椋骸

“那时的我曾自私的希望过,这段时间如果能一直持续下去就好了。”

深夜,奈斯推开了我的屋门。
天气乍暖还寒,山谷里因昼夜的温差凝结着浓重的雾气。还未来得及采摘的大波斯菊在山风中摇曳,黑色的花瓣抖落一地,看起来好像是入秋后的光景。几日前奈斯所赠予我的千瓣玫瑰被我保管在了窗台边的花瓶里,似乎对这种花变得异常执着,奈斯不知从什么地方弄到了一大袋种子,短短数日间全部种在了园圃里。
而那朵被重要的人给予了希望的千瓣玫瑰,还和奈斯交给我时一样充满生机。被夜风温柔抚过的花朵,水珠滑动映折远超过洁白花瓣数量的繁星。奈...

Best/Worst Wishes

Best/Worst Wishes

>奈亚相关
  >文/椋骸
  >Re八话衍生

“被灰尘所掩埋的写有渺小愿望的纸条,即使字迹模糊纸张磨损也不会忘记。”

“如果从学园毕业后顺利找到工作的话,就请亚特吃遍横滨所有的甜品店!”站在我面前的小孩子在许完新年愿望后大声的说出了这句话,纷扬的六角冰晶落在他的连衣帽上,转瞬间化为一片濡湿。
  “愿望说出来可是会失效的喔,”因为还没想好要许什么愿望,我坐在石阶上看着奈斯按耐不住的兴奋,被喜悦掩盖的无奈像潮水一样涌了上来。已经步入深夜,小孩子望向我的双眸更像是回应我的心境般蕴着深...

文风挑战

三话放送后和弓短一起参加的和六月初的

我真是太喜欢做一些自己办不到的事情了//

(大图请戳:http://photo.weibo.com/3194328780/talbum/detail/photo_id/3735252356823716


文风挑战

挑战者/椋骸

原作名/浜虎

角色/奈亚

【自己惯有的文风】

“你偶尔也依靠一下别人吧。”奈斯突然从后面出现,略带不满的看着罗列着密密麻麻演算式的草稿纸。

“奈斯?你吓了我一跳。”亚特的声音从下面传来,他没抬头,稍微伸手撩了撩垂在耳边细碎的头发——话虽如此,可他的声线还是如同往常一样波澜不惊。

“我说你啊……”见亚特根本没有...